天然气直播室在线做单

  (本文为修改绘梨衣结局,有很多引用原文,本人水平有限,见笑)

  巨大恐惧在心底爆炸,路明非克制不住地哆嗦起来。

  从Line定位上看,绘梨衣根本不在去往机场路上,她在多摩川附近山中……她在那口井里!

  “我在韩国名字叫金熙嫒,护照号码GM’’

  “哥哥说嶙≡诤锨个公寓里,地址-Nonhyeon-Dong,Kangnam-Gu,Seoul,SouthKorea。”

  “Sakura你还在么?Sakura跟我说话好不好?”

  “Sakura我觉得冷,我能听见那东西吼声,它好像在跟我说话。”

  路明非看着绘梨衣这最后几句话,想要抓住它们,好像放手就会就会消散掉。

  “绘梨衣,你在哪里?”

  路明非死死盯着屏幕,手机发出咔滋声音。通道里静让人害怕,但外面漫天遍雨水声让他用力握着手机,这他和绘梨衣之间唯风筝线。

  回话啊,为什么不回话。你只睡着对不对。路明非颤抖起来,他好像又回到三峡水下,又好像在原上孤堡。

  “Sakura,你怎么?不要怕,我们通道很安全,水进不来。客人还在旁边呢,不要表现太紧张。我们牛郎可要保护每位客人。”座头鲸挺着壮硕身躯来为客人们引着路。

  “她……她不见。”路明非眼神呆滞地盯着手机。

  座头鲸俯下身“Sakura喜欢人吗?个怎样人呢,定寒绯樱那样吧,开放在最冷冬天。Sakura要去找她吗?”

  水管上滴水突然暂停,路鸣泽身笔挺黑色西装,白色衬衣黑色领带,头发抹油梳整整齐齐,臂弯里束纯白玫瑰花,神情肃穆。

  “哥哥,要去找她吗?这你最后机会,现在出发话还能看到最后面,告诉她你名字。”

  路明非上次看到路鸣泽北京地铁里尼伯龙根,他突然明白这葬礼。“她在那口井里对不对?她为什么没有去机场?”

  “哥哥,你明明知道答案为什么还要问我呢?她皇啊,这场盛大剧本怎么会没有她呢。分之生命,我带你去见她。”

  路明非只剩下分之生命,脑海里直有声音告诉他不要和这个魔鬼交易〔慰自己道“我喜欢诺诺,那场梦中我已经看到我自己内心。小怪兽也只因为最近几天我带她翘家,去好多没见过景色,怎么会喜欢我这种衰仔呢▲且她还有那么靠谱哥哥保护她。”

  “哥哥,真不去找她吗?她哥哥可已经死,马上就要轮到她。她可喜欢你啊,忘诺诺吧。”路鸣泽把场景切换到海棠树下,树下站着个穿着白色长裙少女,那件起买,她最喜欢,手里拿着两个激凌。头上还可爱着顶着个小黄鸭。“只要分之生命,这就都你,告别你败犬生活。”

  少女看不见两人,只静静坐在长椅上,激凌吃掉个,另个已经化淋在手上也没有扔意向。小黄鸭不小心掉下来,路明非捡起,只见下面写着”Sakura & 绘梨衣のDuck“。

  路明非呆呆地站住,看着自己鲜血淋漓手,锋利酒瓶碎片把他手和胳膊割得伤痕累累。几秒钟之后火烧般疼痛传到大脑,酒精渗入伤口,痛感越发剧烈。原来路鸣泽已经走,他把身边酒瓶抓碎。

  原来这就自己,普普通通铮破碎片都能把他削得鲜血淋漓,痛得他面孔抽搐。他不恺撒不楚子航也不源稚生,换其他人,这种程度伤不过在手上缠圈绷带小事,甚至用不着换只手握刀。他冲出去能管什么事儿?红井距离新宿区少说也有二十多公里,楼顶上可没有直升飞机在等他。就算让他赶到红井又怎么样?用游戏术语来说,红井就高级玩家竞技场,各种皇、鬼、半进化体在那里死磕,以他刚出新手村级别,靠近点就被轰杀。

  除非他跟路鸣泽做交易。可他只剩下半条命,两个交易机会,两次交易之后,他会把命输给路鸣泽。

  第次跟路鸣泽交易为诺诺,没什么可后悔,虽然英雄救美好都记在恺撒名下,可路明非就不能看着诺诺死,就算她别人女朋友甚至别人新娘。

  有些人对你而言就这样,只要她在就好,她不你都没关系,只要她在,就比什么都好。

  第二次交易为楚子航。师兄人又帅武功又好,还那么**,还那么仗义,那种能豁出命陪你去抢新娘杀胚。人家能为你豁出命去,你不为人沓/条命,自己都觉得在江湖上没脸立足。

  所以楚子航那次也没什么可后悔。

  除诺诺和楚子航,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值得他花/条命去救呢?芬格尔?算吧,那锸粲凇拔也恍枰艿帽刃芸熘恍枰艿帽韧榭炀秃谩主儿,大难临头时候你问题不要不要救他,而你找不找得到他。恺撒?也算吧,加枉家少爷这辈子享过多少浮,游艇帆船私人飞机名酒名车典藏雪茄,别人奋斗辈子都享受不上东西,恺撒二十岁以前就玩腻〈照他爹庞见人生轨迹,他将来就只能玩玩灵修,路明非觉得与其拯救这位少爷已经过度圆满人生,不如自己多活几年好歹为老路家留个后什么。

  那还有谁呢?陈雯雯?早都数去时!Pass!肖?这老锟雌鹄丛缫无生趣,不如早死早安生!Pass!老爹老娘?长到十八岁才知道爹妈都S级高手,这些年都没见他们尽什么抚养义务,关键时刻怎么说也他们来救自己比较合适吧?叔叔婶婶?哦……这个……恕侄儿不孝,不过以侄儿浅见,也没有哪个龙王会神经到找上你们,龙王时间也很宝贵。

  那小怪兽呢?小怪兽呢……路明非呆呆地望着屋顶出神。

  路明非知道绘梨衣喜欢他,但那种喜欢在他看来只不过镜花水月。绘梨衣凭什么喜欢他?绘梨衣连他真名都不知道,更不用说他过去,和他心里那些不能告人小秘密。

  又不武侠小说发生年代,孤男寡女相处个星期,就得情愫萌动?绘梨衣只“以为”自己喜欢他,那因为她年轻幼稚没有见过男人,而恺撒提供资金路鸣泽提供服务,把路明非包装成闪闪发光白马王子∪绘梨衣长大,见识这样那样男孩之后她就不会喜欢路明非,她会醒悟过来,原来当初白马王子只个骑着毛驴衰仔。

  女孩不都这样么?小时候她会跟你分享帖,可有天她会长大会认识高富帅,再也不来吃你为她买帖。所以如果某天她忽然打扮得漂漂亮亮出门离去,那就别守着帖等她回来。

  每个看穿他本质女孩都离开他,就像那时候陈雯雯。尽管在Aspasia夜晚,他在烛光和红酒芬芳中也曾光芒耀眼,但最终在那场圣诞节弥撒里,陈雯雯和赵孟华目光还隔得远远地黏在起。

  他没为绘梨衣做过什么,在那场河畔婚礼梦里他也没有选择绘梨衣,所以他拒绝绘梨衣来接他。基于同样理由,绘梨衣也没有资格要求自己为她舍出/条命去。

  他呆呆地坐回积水里,不断地对自己说这样很好,这样很公平,没必要觉得歉疚,最好就谁也不欠谁……可那个该死梦,那个该死梦……如果自己没有放开绘梨衣手,她就不会变成丑陋傀儡,不会被烧成灰烬……那刻整个世界都在熊熊燃烧,自己在干什么?自己在看什么?

  “哥哥,她真要死。”路明泽又出现把他带到红色剧场,两人坐在下面看到绘梨衣从泻淙痪眩目光扫视整个舞台,宏大背景音乐昭示着位王苏醒,赫尔佐格和源稚女都在她目光下战栗。路明非也不由得战栗起来,他惊疑地看向周囤,意识到这切有什么不对。舞台上光照亮路鸣泽脸,那张带着稚气脸半明半暗,漠无表情。

  “伟大……伟大神啊!原来您还没有死去!”赫尔佐格丢下解剖台上源稚生,跌跌撞撞地奔向绘梨衣,手中紧握着黑色木棒。

  绘梨衣震怒,向着赫尔佐格发出震耳欲聋咆哮,狂风席卷整个舞台。可赫尔佐格在狂风中狠狠地敲着梆子。令路明非也颤抖梆子声里,绘梨衣脸上表情高速地切换,时而路明非熟悉那个女孩,时而狂怒王者,这刻她表情害怕得要哭出来,下刻又流露出君王之怒。手里还抓着部手机,但最终还摔落在地上。

  赫尔佐格鼓起勇气接近绘梨衣,眼中满满都贪婪,他逼近到三米以内时候绘梨衣仍旧没有攻击他,而像小孩子那样惊恐地抱住头。这个动作最终给赫尔佐格天大胆子,他猛扑上去,把绘梨衣扑倒在地,“何等伟大生命啊!何等伟大生命啊!”赫尔佐格发出癫狂笑声,“你怎么人类能够杀死呢?”

  那个原本已经死去神或者圣骸重新动起来.它只截蝎子样枯骨,却能在血水中爬行,向绘梨衣爬去。

  “……Sakura……Sakura……Sakura!”女孩抽泣着,用尽最后力量,整个剧场消散。

  “不!不!不!不要!”路明非嘶吼着,像疯子样拍打着自己。她在等我,她直在等我。

  “路鸣泽,这分之命你拿去,去救她,去救她啊!”

  “好,哥哥,我这就去把那个小丑拿下,去找小怪兽。你也终于怒吼起来啊,这才你啊。我想你重临世界那天不会远。”路鸣泽打个响指,“Somethingfornothing,%融合……倍增益!”

  整个世界暂停,路明非走过地下通道,把来宾们口袋里插着花朵朵收在手中扎成束。雨滴悬浮在空中,路明非抬头望向天空,整个世界雨好像都要落入眼中。门口就挺着那辆熟悉蓝色跑车,路明非将花束轻轻放在副驾驶上。

  麻衣将双腿翘在桌上,手机传来老板短信”女士们,今晚剧本高潮终将上演,谢谢你们车。“

  “哥哥,这就你第三个分之吗?哥哥,你还为别人和我交易啊。我这个小魔鬼还真做不错呢。”

  “闭嘴,快去救她,我不为别人。我只不想让她失望,她直在等我【来我以为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属于我,我这种衰仔只要能活下去就很开心,还敢奢求什么呢。可那个小黄鸭让我知道原来也有东西属于我。”

  蓝色光碾碎路水花。

  “哥哥,到,看看她吧。她可直在等你才坚持到现在哦。”

  圣骸已经有半钻入到绘梨衣素白身体里,可好像意思到最大敌人来临,颤栗瘫软过去。

  绘梨衣抬起头,露出路明非从未见过笑容,就像倔强小孩终于等来直想要小熊,明明身上已经布满青色血管突起,“……Sakura”,倒下去,

  “你好啊,赫尔佐格博士,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少年望着赫尔佐格,清秀稚气脸上浮现出穿越时空刻骨怨毒。

  他认得那张脸!那个男孩!那个孩子曾经被它锁在走廊尽头长达十年之久!就在这个男孩身上,他采集大量数据,他以几乎摧毁那个男孩方式做研究,最后又决定抛弃这个已经被用废实验体∴年来他坚信自己黑天鹅港唯—幸存者,他已经吃掉那座港口里所有人价值。可这个男孩竟然活下来,那另个黑天鹅港恶灵!

  “你!你!你!”赫尔佐格指着男孩,发出尖厉嘶叫,“你……路明非?”

  “不不,那我哥哥,个只会吐槽**啦。”男孩微笑,背后巨大膜翼鼓动着狂风,“我零号,就像以前那样叫我零号好啦。”

  赫尔佐格慌张抱起圣骸,面对少年时,不抓着点什么就觉得自己马上会被吃掉。圣骸也意识到这可能他最后机会,钻入到

  赫尔佐格身体里,它已经吸到皇血。

  “我不怕你,我已经融合,比皇还强。来啊,我不怕你!”

  赫尔佐格嘶吼着来掩饰自己恐惧。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美好地方她还没见过,那么多美好事她还没机会做,比如亲吻,比如相爱……只去山里看眼落日,就以为看见世界上最美幕,就爱上陪她去看日落男人。”他轻轻地叹口气,“人类真愚蠹啊,不?赫尔佐格博士,成功进化为龙你,应该感触很深吧?关于这个世界本质,关于权力宝贵,关于人类愚蠢。”

  “那么多年!那么多年才走到今天这步,只要吃掉你我就会站在真正食物链顶点!”

  “可惜啊,如果你融合全部三个皇血,我也许真会被你吃掉吧』过你惹不该惹人,动他唯拥有东西。”

  尾声

  路明非来到绘梨衣身边抱起她,背后撕裂伤口将那件心爱白裙染红。

  绘梨衣睁开眼,明明瞳孔已经放大,却还倒映着路明非。她用力想在地上用血写着什么,却实在没有力气。圣骸已经将身体里半血吸走,如果不混血种强化后身体,早就坚持不到路明非到来。

  “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啊!”路明非摸着绘梨衣布满龙鳞面颊,眼泪不受控制留下来。“对不起,我来晚,你不要怕,我把他们都打跑,没人能伤害你。”

  路明非紧紧抱着绘梨衣,不拓说着“不要死”,要把每个字都咬碎,这他唯会言灵。

  “我带你去看海棠花,去东京塔,日本只个很小地方,我带你去那么多你没见过地方,我和你哥哥说,再也不把你关在那个小房间里。那天我婶婶不讨厌你,不你错,我叔叔很喜欢你』要死,不要死啊。”

  丝神采又出现在在绘梨衣暗淡眼神里,沾满鲜血手颤抖从路明非胸口移到脸上。

  “……S……Sakura,不……不哭,你……你来,开……开心,花,喜……喜欢。”

  酒德麻衣站在宽大屏幕前静静地看着这幕,“小哑巴也会说话啊,收队,小怪兽号存活,小怪兽二号存活,圣骸死亡。”

  二楼自留

  这个结局个人比较能接受。。。街头有家网吧。

  店长个很普通中年男子,有点衰衰,天天为房租发愁。

  老板娘个日本女人,很漂亮,年过四十,却还像二十岁姑娘。只可惜个哑巴,不会说话,永远只能用纸笔和人交流。她天生害羞,永远躲在老板身后,和老板窝在主机仅寸小小天地里,起看各种各样动漫。

  她有时也会安静地看老板打星际,用水性笔在本子上写下大大加油。

  美好幻想,不过也仅仅幻想。

  你就不能让她安静地离开吗

  你还会写同人啊

  文笔不错

猜你喜欢

重庆推行党员亲属涉权事项公开违纪线索下降45%

广州跨境电商企业收获大有企业一日签约15亿元...

金庸举殡遗体送至香港宝莲禅寺火化

中国大洋48航次取得多项重要成果助力深海科学研究...

飞鹤奶粉董事长冷友斌:所有员工宝宝都喝飞鹤奶粉长大

阿根廷国防部:发现沉没潜艇“圣胡安”号...

不是错觉!澳大利亚外卖咖啡杯越来越小

【环保督察回头看】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转办第九批126件信访件...

中国返乡下乡双创人员累计达740万人

把狮子当宠物养?巴黎豪车内藏幼狮车主被拘(图)...

地铁7号线省第二中医院站封闭施工

长春市卫生计生委发布提醒:非洲猪瘟来了也别怕!...

韩国时隔三年再现MERS病例一男子返韩后很快死亡

10月金融数据不及预期,国债期货大幅飙涨...

派潭民俗文化旅游节将在周末举行

出海记|华为语音助理将进军海外直面谷歌亚马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