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哪家看胎记好:

文章由:昆仑在线 提供    发布时间:09-22 08:34  【字号:  】

邢台哪家看胎记好

邢台哪家看胎记好>

邢台哪家看胎记好,邢台哪里可以去好胎记,邢台治疗脱发,邢台有治疗皮肤病医院,邢台哪个治荨麻疹效果好,邢台哪里看皮炎好一些

  诚食讲座文字稿 | 唐利群:《》——路夷“城乡故事”及其叙述困境

  、路遥其人

  路遥(原名王卫国)这个作家有这么几个特点需要注意:他年出生,可谓共和国同龄人;年因肝病去世,在他短暂年生命里,有年在毛泽东时代度过,所以不管怎么说,愿意或者不愿意提及,提及或怎样提及,这个时代都在他生命里打上很深烙印〓他成为个专业作家、获得全国性声名在新时期,也即年代,所以,无论所谓新锐创作界、批评界如何评价他“非典型”年代作家,他体现出来仍然年代、改革年代典型精神特征。三他陕北人,写也多陕北事,而陕北什么地方?中国革命发源地,老革命根据地,写陕北就容易带有点写“中国”象征意义;不过,路夷主要作品,尤其《平凡世界》,非常明显意图作者要写部关于改革史诗,我甚至觉得作者带有点超前性写部多年以后国家领导人在新世纪文艺座谈会上召唤、定要“讲好”“中国故事”。

  仅仅从这么几点来看,路遥及其作品张力还很大,当然需要厘清地方也很多。下面我们稍微扩展说说。

  般人对毛泽东时代路遥知之甚少,比较多说到他出生于个农民家庭,家境贫穷,七岁时过继给境况稍好伯父当继子,在成长过程中受过很多苦。现在提毛时代,仿佛只有穷和苦,这个已经成回忆惯性,当然这种叙述方式会遮蔽掉很多东西。以路遥为例,在物质匮乏情况下念书、劳动自然不容易,但如果以年前全国文盲率高达%到% 情况来说,像路遥这样孩子在解放前文盲几率很大,而到毛时代,不但念完大队小学,也上完延川中学初中,年还以工农兵学员身份上延安大学中文系,这路求学经历,清晰地展现毛时代教育资源向农村、向广大工农兵倾斜特征~这个后来就不会说,说话也反着说。因此,当我们在看过去那个时代资料时候,有时确实需要“从字缝里看出字来”。

  还有不可忽视点路遥和“文革”关系。年路椅加中专考试,被陕西石油化工学校录取~就在这年赶上“文革”爆发,很多学屑停止招生,所以他又回到延川中学参加红卫兵运动。因为“文革”已经被彻底否定,所以这段经历路遥自己讳莫如深,研究者研究也不充分,大致说来路遥属于非池心政治,有很强政治敏感性人,他组织能力出众,写东西也很有文采,所以运动开始以后,他先跟着延川中学红卫兵徒步到北京串联,还赶上毛主席第七次接见红卫兵。后来又被推举为延川中学红色造反派第四野战军军长,跟别红卫兵造反组织进行过武斗”时红卫兵组织都声称自己造反派,其实里面有“造反”和“保皇”区别,按照派性来说,“红四野”这个组织属于“保皇派”,也就保县委书记那边,我自己在看材料时候对“红四野”印象不太好,比方说他们抢人武部机关,还抢劫过粮站、百货公司财物等等。最糟糕在年武斗时双方各有死伤,这个成为后来路遥受到几次审查原因,审查结论还算不错,他跟人员死亡没有关系。我们站在后来人角度推测,这个审查结果跟他加入保皇派组织可能也有定关系,因为“文革”中“清理阶级队伍”,遭到整肃大多造反派。

  武斗结束后各地成立革命委员会,路遥还担任延川县“革委会”副主任。上山下乡运动开始后,他又以返乡知青名义回到家乡劳动,不久即担任当地小学民办教师。因为在写作方面才能,年进入贫下中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宣传毛泽东思想,从事文艺创作。些比较欣赏他朋友,还让他加入县城创作组,编文艺小报,写诗歌小说。讲到这里,我们会发现在路夷经历中些很有意思地方,就他创作并不从年代以后才开始(其实不少新时期作家也都这样),他在“文革”期间就已经很活跃文艺工作者。尤其路夷农民身份,在当时非常重视工农兵作为创作主体导向中,个很有利条件,可以举两个例子,个路遥和他同道,延川县工农兵业余创作组在年共同编写出版过个诗集《延安山花》,这个诗集当时引起较大反响,广为流传,甚至通过香港出版在国外发行,印数达到.万册;据个日本路遥研究者安本实回忆,年代他在日本能够看到中国当时文学作品,个样板戏唱词,另个就《延安山花》诗集;从这里可见革命老区文艺受重视程度。还有个例子,延川县创作组年自办《山花》文艺小报,活跃群众性业余文艺创作引起《陕西日报》、《人民日报》关注,分别在显著版面进行报道,其中被点名表扬只有人,就路遥,因为在创作骨干中只有他真正农民,很能够代表群众文艺创作意义。我们可以看看当时《人民日报》措辞,感受下当年完全不同文学评价标准:

  “陕西延川县刘家圪崂回乡知识青年王路遥,在农业学大寨群众运动中,亲眼看到广大贫下中农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精神,劈山修渠,改土造田,深受鼓舞和感动。他边积极参加集体劳动,边利用业余时间搞创作,在年多时间里就写出多篇文艺作品,热情地歌颂人民群众革命精神和为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多做贡献精神风貌。他写诗歌《老汉走着就想跑》、《赛上柳》、《走进刘家峡》以及小说《优胜红旗》等,已在地方报纸和陕西省文艺刊物发表。”

  到路遥进入延安大学以后,还跟别作者合写过长诗《红卫兵之歌》,赞颂毛主席指引下红卫兵运动。以上说这些方面有点类似作家路夷“前史”,它透露出些耐人寻味信息,比方说,般人——包括作家本人在内——会比较强调那个时代对自己造成苦难,或者撇清自己与那个时代政治关系,路遥也从不把自己“文革”期间创作收入文集,然而从路夷成长经历来看,作为个农民孩子,在那个普及基础教育年代获得受教育权利,在那个大力倡导群众文艺年代成为个被鼓励活跃创作者,这都并不负面。可以想见,如果那个时代继续话,路遥应该会在群众文艺方面大有可为,而后来改革开放完全不同个方向,不顺应潮流肯定会被淘汰,所以当然他写作道路也就发生很大变化。

  年路殷学毕业,也毛泽东时代结束之时∠业后路遥进入西安《延河》杂志,成为个正式编辑。后来又成为陕西作协名专业作家。年发表反思文革小说《惊心动魄幕》,年发表使之获得很高声誉小说《人生》。《人生》引起很大反响和讨论,因为某种程度上契合转折时代人们对于新趋向考量,主人公高加林出生农村而渴望进城,个人意识觉醒,在进城过程中遇到各种曲折……小说发表后,很多读者觉得“高加林就我”,这其实折射出社会政治变迁已经使毛时代青年扎根农村趋向难以为继,城乡差别、城乡矛盾变得日益突出。这也成为路遥在新时期以后最集中表现对象,《平凡世界》可谓这方面集大成之作。

  二、《平凡世界》其作

  《平凡世界》应该部为人熟知当代作品。小说三部六卷、共万字,采用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反映中国从年到年十年间城乡社会生活巨大变迁。在时间上小说用编年方式,年年、甚至个月个月地写,并且与季节交替,二十四节气轮换相对应;在空间上则从最小双水村,到公社/乡镇级石圪节公社、米家镇,再到原西县城、黄原市以至于省城;时空纵横,规模宏大。路遥为之倾注大量心血,从年就开始准备资料、回农村解情况、下煤矿体验生活,年动笔,年完成。

  这部表现中国城乡巨变小说写出来以后,受到冷遇和热评几经变化。小说传播、接受情形很值得分析。年第部写成之后,发表遭遇尴尬,第流杂志不愿意接纳,最好出版社也不想出这本书。这跟他《惊心动魄幕》和《人生》获得礼遇大相径庭▲来自学院精英评论家也对毫不隐讳对《平凡世界》批评和否定,年曾经在北京开过个研讨会,对小说几乎全部否定评价,甚至有人说“不相信写出《人生》路遥会创作出《平凡世界》这么差作品”,只有两个老批评家给出肯定态度。

  而与学院派冷漠态度相对照什么呢?普通读者强烈反响和广泛阅读。年这本书开始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几乎每天到固定时间点都有大量年轻人守在收音机旁边听《平凡世界》。另个惊人表现小说出版数,截止到年发行量有多万册(不包括大量盗版),现在当然还在不断增加当中。这么多年来,诸如“读者喜爱书”、或者“认为什么书经典”这类阅读调查中,《平凡世界》总名列前茅,因而被冠以“现实主义常销书”名号。《平凡世界》读者构成也很有意思,学院里知识精英不怎么看,但那些有农村背景、去城里求学或打工、处境艰难中下阶层则其主要受众;在《平凡世界》传播过程中,还出现过老师推荐给学生、父母推荐给孩子、哥哥姐姐推荐给弟弟妹妹、夫妻恋人之间互相推荐感人方式◎动普通读者往往小说主人公面对种种苦难和对苦难超越精神。所以小说带有强烈“励志”色彩。

  当然,还值得注意寿方主流对于这部作品态度其实直肯定。路夷写作和体验生活得到过相关部门支持和帮助;年权威官方文学奖“茅盾文学奖”授予《平凡世界》;作品刚写完不久,年就被改编成集电视连续剧,年又被改编为集大型电视连续剧。近几年《平凡世界》入选学校指定中学生课外阅读书目,不少名牌大学肖向大学生推荐《平凡世界》。路遥在年还入选“改革开放年先锋人物”。来自体制肯定,与来自八、九十年代先锋创作界和批评界冷落也相映成趣。

  那么像普通读者跟知识精英不同反响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有点很重要,就年以后,或者甏泻笃谝院螅斗肿油牙胂质趋向越来越明显,在文学创作方面,现实主义被唱衰,现代主义新潮花样迭起,文学作品出现所谓“由实向虚”转变,新锐作家悬空高蹈,新锐批评推波助澜,像《平凡世界》这种坚持现实主义创作方法作品被认为十分落伍和过时;另外,知识分子逐渐精英化也带来他们跟普通民众,尤其胜人、农民、农民工生活距离越来越远,他们对八、九十年代中国底层社会形成基本无感,对城市化过程中农村问题十分隔膜。现实中工农阶级困境得不到表现,即使有写农村,可能也写写里面儒道释文化,或者些神神叨叨主观化东西,乡村仿佛作为异衬、荒诞性景观而存在∮这个意义上说,《平凡世界》表现出来站在“平凡普通人”立场上写作姿态就显得十分难得,它至少触及被忽视农村知识青年和农民出路问题,引发现实中微不足道小人物情感上共鸣,并为他们提供丝心灵慰藉。

  直到新世纪以后,学院派某些批评者才重新发现《平凡世界》,开始反省文学对底层民众忽视,开始重视路遥作品保留对土地和农民深厚情感,开始分析《平凡世界》中显现互助、平等、劳动创造价值……这些带有过去社会主义色彩价值观意义。路遥又仿佛成抵抗时代主流,代表知识分子良知“悲情英雄”~不要忘,就像我们在前面说到,官方和体制对路遥及其作品其实直肯定和赞赏,所谓排斥和冷落并没有在这个层面上发生。在我看来,与其说路遥个年代“非典型性”作家,或“非主流作家”、“边缘作家”,不如说路遥直都在另种“主流”当中,代表也新时期以来非充型价值观。我甚至认为《平凡世界》描写改革大时代故事,从来没有溢出过官方意识形态任何界限,它亦步亦趋地呼应改革意识形态要求,并且为改革过程当中出现种种问题提供比较好想象性解决方式。这可能正他获得赞誉原因之。下面我们就对这些在般阅读中不容易觉察方面进行些分析。

  三、故事以及叙述故事方法

  《平凡世界》里讲大量故事,其实最主要故事可以做如下概括:个改革故事,改革从农村集体经济向家庭承包责任制转变开始,这个部分正小说叙事起点和动力,占篇幅也非丑;然后就奋斗故事,以孙家兄弟来呈现,个哥哥孙少安发家致富故事,另外个弟弟孙少平进城故事。

  改革故事要怎么讲?路夷叙述方法跟新时期别文学没有什么两样,就首先用苦难叙事、饥饿叙事,展现“文革”极左政治荒谬、农村集体化错误。小说开端选择年而非年,那年多时间占大半本书篇幅,就为表现旧社会主义时代危机重重,难以为继,进而为改革势在必行找到合理性。

  新时期文学写“文革”灾难比比皆,但路遥写农民在那个时代遭受苦难,这个可比站在老干部或知识分子立场上批判和控诉解构力量大多。应该说,苦难叙事和饥饿叙事有很强感染力,比方说,孙家贫穷、双水村贫穷以及陕北农村普遍贫穷,路遥写得还有点触目惊心,像孙少平在县中上学吃不饱饭,为天两个黑馍馍含羞忍辱;老祖母浑身病也舍不得吃孙子买回来止痛药,每次摸出药数遍再放回去,多年以后这药片都给摸得黑黑还没吃……类似这样描写,我自己看小说时候快看出眼泪;再比如说“以阶级斗争为纲”、强调“两条路线斗争”给农村带来无谓纷扰和破坏,像双水村找不出个阶级敌人来批判,只好抓脑子有毛病田二充数;少平姐夫王满银因贩卖几包老鼠药被劳教,给整个家庭带来巨大惶恐和灾难性感受;有农民因为做点小生意、

  拿口粮在黑市上换点就被惩罚或劳教……类似这样描写也确让人心生那个年代太可怕感觉。

  《平凡世界》这种运用写实手法小说,会给人写就真实事件感觉,而从事物表面现象上看,这种呈现也似乎吻合那个年代般情形,比方说当时物质比较匮乏,人们基本生活水平不高,也存在阶级斗争扩大化情况等等,但小说否表现本质真实却大可存疑,因为同样现象,因什么造成,与什么有关,其构成、指向、意味……可能都不样。以贫穷和饥饿为例,小说归因就——集体经济使得农民打下粮食“兼顾”国家和集体之后,到个人头上就没多少,但小说却完全不呈现粮食到国家和集体那里用来做什么,而在五十到七十年代合作化小说当中这点不断被强调:为什么要组织互助组、合作社以至于人民公社?因为农村集体化为支援城市工业化;工业化进步再“反哺农业”,以实现农业机械化。年以后中国在极其薄弱工业基础上,经过年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初步完成工业化,工业反哺农业也在年代开始进行;然而这样工、农业关系和城乡故事在《平凡世界》以及新时期文学中隐匿不见,文学从此再也不表现这个,相反,短短年时间从个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发展速度被改写为大锅饭,效率低;为建立独立、门类齐全工业体系而付出民生代价被认为社会主义带来贫穷……新时期文学为这样“共识”能够深入人心起到重要作用,从这个角度说,《平凡世界》也可以称作部“主题先行”现实主义小说,因为已经有集体经济造成贫穷、饥饿、生产力低下定论,然后现实材料选择、剪裁和使用只为证明这点而已。

  小说中这样情况真太多。仅举几个例子:《平凡世界》设计个“改革传声筒”式人物田福军,属于把农村集体化弊端看得最清楚、锐意改革革新派,在视察陕北最偏僻村子、目睹农民挣扎在生死线上惨况之后,年他在县委常委会上做个今昔对比报告,“九五三年全县人均生产粮九百斤,而去年下降到六百斤,少近三分之∮五八年到七七年二十年间,有十六个年头社员平均口粮都不足三百五十斤;去年仅有三百十五斤……”他用这些数据来说明“我们解放四十多年老革命根据地,建国已经快三十年,人民公社化也已经二十年,我们不仅没有使农民富起来,反而连吃饭都成问题……”如果单从这个报告来看,毛泽东时代粮食产量不进反退,集体经济、人民公社、社会主义确实点优越性也没有,然而这个报告却极具选择性,它既没有考虑建国以后三十年人口几乎翻倍因素,也没有包含粮食单产与总量情况,最能显示这个报告意识形态性而非科学性它选择对比年份,五二年个丰收年,而七七年个灾荒年,无论选择七七年之前或之后某年对比,都得不出报告中结论▲如果从全国情况来看,整个毛泽东时代即使在人口大量增加前提下,人均粮食产量也上升很多,像田福军报告中所说人均产量大幅下降情况则极为罕见∮这里也可以看出,路遥为写作《平凡世界》下很多功夫搜集资料,要使得小说具有现实感,这跟很多当代作家如莫言、阎连科、刘震云、余华、毕飞宇……在否定批判毛时代时任由想象驰骋,想怎么虚构就怎么虚构还有些区别,但大量资料搜集、认真选择剪裁、有意忽略遗漏……却使得对现实反映流于现象表面,而遮蔽其本质真实。这可能更需要认真对待件事。

  再如小说中对贫穷感觉写法也值得细究◇家要注意小说中人物如何“感知”贫穷。小说开始大量写到不仅仅孙少平窘迫经济状况,而且家境贫寒带给他“屈辱感”,他极度自卑又极度自尊,非常敏感于他人对自己贫穷看法▲且,这种对于贫穷、在小说中也就对于农民贫穷认知,不只孙少平独有,而包括他父亲孙玉厚、他哥哥孙少安、润叶父亲田福堂等人都具有种普遍“情感结构”。少安不敢接受润叶爱情因为自己个“泥腿子”,家里光景“烂包”;田福堂阻挠女儿选择,因为自己在城里“工作女儿”,个农民怎么高攀得上。现在读者看这些描写,会觉得点问题也没有:农民就个低下身份,贫穷就烙在人身上耻辱印记嘛,但用这样方式书写或理解毛时代农民,其实还把毛时代之前和之后价值观挪移到那个时代,因为那个时代农民经济地位并不高,但政治地位很高,出身地主资本家知识分子家庭属于剥削阶级,没什么好骄傲,而工人农民属于好出身,没有什么好屈辱。至于贫穷,因为工业化建设需要提取剩余,在民生方面水平都不高,而且比较平均主义,贫富差距并不大”然,并不说毛时代年就完全实现社会主义承诺平等,肯定也还存在着农民与公家人差别,老百姓与干部差别、城市和农村差别……但那个时代讲阶级斗争,会儿让干部跟工人农民“三同”,会儿让城市青年“上山下乡”支援农村,所以这些差别在逐渐缩小而非扩大,即使现实中还没有完全消除基于经济地位、身份差别而带来歧视,但这歧视也受到当时价值取向和意识形态极大抑制∮这个意义上说,《平凡世界》中人物为自己农民,或因为自己贫穷而感到那么深屈辱,这样描写放在在后来“有物质才能被人尊重”时代没有问题,但放在毛时代却有点奇怪。只能说作者为告别那个时代而进行夸大叙述,或者把告别那个时代以后“农民”再度成为个贬义词屈辱挪移到那个时代。

  类似“挪移”还见于小说中个被认为写得非成功事件——抢水事件。路冶年写完这个故事后以《水喜剧》为题单独发表过。晗纳卤贝蠛担由嫌几个村把河拦起来,使得下游双水村无水浇地,怎么办呢?从普通社员到村干部孙玉亭、田福堂,既不跟那几个村协商,也不上报公社,做出致决定居然趁着深夜、带着锿低蛋焉嫌坝给豁。后来酿成大错,还死人。小说写这个当然为凸显“文革”体制不合理,而这样事件现在读者看来也没问题,农村嘛,为争抢有限资源,从古到今发生冲突、械斗甚至流血不很常见吗?但这也忽视恰好毛时代公有制、集体经济对此进行克服和遏制,要求个人或小集团利益服从于全局或大共同体利益,最后达到对公共利益保障◇家可以看看样板戏《龙江颂》,里面对有限水资源怎么进行处理;现实当中可以看看红旗渠,怎么超越村庄各自利益得以成功建成〈倒在集体经济、人民公社制度解体之后,基于村庄各自利益而发生纠纷、斗殴才大幅增加。《平凡世界》所写年,那么严重旱灾,孙玉亭、田福堂们首先考虑应该与别村以及公社进行协商如何合理分享水源,但他们平时政治觉悟特别高、满口革命大道理,这时候却突然变傻,完全忘可以这样做。作者自己可能都觉得这样写有违现实主义原则,所以设计唯明白可以这样做角色孙少安,出远门不在场,事后才教育他们怎么不先跟公社商量∮作者有意设计叙述可以看出来,抢水事件写恰好不毛时代普遍或本质现象。小说把失去集体制约后农村突出现象进行挪移,这样才能否定旧时代,开启新篇章。

  四、叙述困境以及想像性解决方式

  借助于改革“共识”和新时期文学“成规”,加上路遥式现实主义,《平凡世界》解构社会主义时代集体经济,“文革”冬天过去,改革“春天”到来。与新时期文学中普遍存在罗曼蒂克想象样,小说描写分田单干以后,农民马上都能吃饱、农村片欣欣向荣景象』过路遥肯定没有这么浅薄,如果只这么写也确实不那么现实主义,改革过程中出现各种各样问题,都让那个集体经济造成贫穷,分田单干才能致富叙述原点遭遇挑战,因此,《平凡世界》与新时期文学浅薄之作区别,就在于它对这些问题有所表现和回应。

  在孙少安发家致富故事中,分田单干原本很重要戏份,小说为之以安徽小岗村为原型,虚构孙少安带领社员、草拟分田合同情节,然而当分田单干真成为现实之后,致富道路却发生转移,孙少安挣到第笔,给人家拉砖,后来开砖窑,然后开砖瓦厂,以及承包乡里面临倒闭大砖瓦厂,生意越做越红火;这路下来,靠并不种田;而村里别强人、能人,致富方式也都不依靠农业,而副业,比如田海民夫妻养鱼,金光亮养蜂,马来花卖茶饭……跟这些八仙过瑚显神通发家人相比,真正种田农民却顶多只能维持温饱,小说直接就写道:“只靠在石圪节上去卖点粮食、土豆、旱烟叶,或靠年出售头老婆喂养肥猪,就想把光景日月过好,那实在妄想!这点收入,通常连化肥都买不回来!”尤其劳动力比较弱家庭,会直接陷入困境,像田四田五因为年龄大,无依靠,分田单干以后生活几乎过不下去,用小说里老作家黑白话来说就:“完全派旧社会景象嘛!集体连个影子也不见◇家各顾各光景,谁也不管谁死活↓去些不务正业人在发财,而有困难户却没有集体关怀,日子很难过下去。农村已经出现严重两级分化,队干部中积极分子也都埋头发家致富去;我们在农村搞几十年社会主义,结果不费吹灰之力就荡然无存……”

  小说在写改革展开过程时,其实已经自我瓦解所谓单干致富神话∮集体化到分田单干,实际上回到小农生产、个体生产道路上,中国历史上千百年来都小农生产、小农经济,也没见大幅提高农业生产效率,为什么新时期分田单干就提高生产力?这不可能。即使改革开放之后大家觉得能吃饱,也因为拥有之前毛泽东时代集体化生产积累,如大规模农田基本建设、大修水利、培育良种、化肥农药生产、为“备战、备荒”粮库里储存三年粮食等等。如果说毛时代高积累种桃子,那么改革开放以后就摘桃子。只不过由于社会政治变迁,这点完全不被承认。路遥在小说中也不承认,但因为他无法回避集体经济解体之后出现问题,所以《平凡世界》比别小说更多地绽露发家致富神话难以为继。小说中还写到农村实行以户为单位生产责任制后,水利和灌溉设施破坏得很严重;村里中学垮掉;党基层组织涣散;个人至上对乡村伦理冲击;对金追逐使人堕落、犯罪;封建迷信迅速复辟……但这些往往笔带过,小说表现得比较充分,还贫富两极迅速分化。年代毛主席在解释自己为什么对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时说过条:公有制变,“两极分化快得很”,不幸而言中。在《平凡世界》欢呼集体经济末路以后,马上面临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困境,要怎样把这春天故事讲述下去呢?路遥形成很坚定改良主义思路。小说借田福军之口说明这些改革阵痛都难免,重要看利和弊孰大孰小;然后赋予孙少安乡村贤人职责,让他扩大再生产,把田四、田五以及双水村生存艰难人都放在自己砖瓦厂里做工,以使面临分崩离析乡村共同体得以重新聚合。这十分吻合“先富带后富”倡导,然而却不过想像性解决方式。则在现实中我们更多看到先富们把财富放到某个岛上以避税,没怎么带后富;二则小说自身相不相信这点都成问题,小说结尾设计少安妻子秀莲因为肺癌倒在丈夫捐助学心庆典上,其中意味不难理解。

  而在对另个奋斗故事孙少平进城描写中,路遥所面临叙述困境也不少。孙少平这个形象跟哥哥有所不同,他不完全农民,而应该说农村知识青年代表。他中学以前教育都在毛泽东时代完成,但他完全有种去政治化、去阶级化能力,比方说他读过很多书,而且大多都革命年代小说,包括《红岩》、《钢铁怎样炼成》、《马克思传》、《斯大林传》之类,但这些阅读对于孙少平而言,可以完全过滤掉其革命性内容,而只剩下伟大、成功人物对个人意志磨练、对苦难忍受和超越。他所获得知识让他在精神上脱离双水村狭窄天地,渴望着进入城市、进入个“大世界”去改变命运,从而“挣脱和超越他出生阶层”。应该说,路遥塑造这个人物形象,跟小说《人生》中高加林脉相承,也即当集体化经济基础已经不存在,毛时代号召知识青年建设农村理想在新时期也就逐渐失效,城市再度成为人们趋之若鹜目地,哪里更适合个人发展,更有可能实现个人幸福,就往哪里流动。这种关于个人自由观念成为新时期以后越来越强意识形态,《平凡世界》写孙少平定不留在农村,定要进城,原本也按照他个人意识觉醒,要追求更高人生目标来写。

  然而接下来就有转折,少平到黄原市就遭遇震惊体验:他虽然来到这个城市,但能够进入只东关大桥劳动力市场,那些跟他样从农村来城市谋生人,在这个地方争先恐后地要把自己力气“卖”出去,而那些来挑选劳动力包工头,“就象买牲畜样打量着周围圈人,并乖谌松砩夏竽蟠ТВ瓷硖逋岷萌缓蟛盘粞〖父鋈舜摺薄P∷敌吹秸饫锲涫狄沧晕彝呓个人奋斗神话,那么多农民进城揽活打工,与其说为追求个人自由,不如说因为分田单干以后,农村剩余劳动力越来越多,而他们进入城市以后,除出卖廉价劳动力自由之外无所有。这孙少平面临生存困境,也路遥所面对 叙述困境。

  《平凡世界》为走出困境采取叙事策略就:用类似社会主义价值去弥合市场化现实绽开各种裂隙和漏洞。所以我们才看到“劳动创造价值”在小说中被表现得无以复加,这在社会主义时代与劳动人民改天换地力量联系在起观念,在小说中却成为孙少平忍受当牛做马雇佣劳动屈辱,迎接高强度体力劳动挑战精神支柱。这种对接无论如何有点奇怪,好像社会主义价值观被用作增加资本主义利润,而劳动者本身还要为自己实现对苦难超越而获得精神上满足。年代路遥可能觉得这样写下去也有点过分,所以他最终让孙少平选择逃离雇佣劳动,进入大亚湾国营煤矿做名工人,而且在这份重体力、需要冒着生命危险工作中找到自我实现价值。《平凡世界》让孙少平经历种种磨难之后,成为个坚定主体,他并没有像自己喜爱小说《红与黑》中主人公于连那样,成为资本主义上升时期野心勃勃资产者,甚至也跟《人生》中高加林更愿意谋求份知识分子职业有所不同。在孙少平身上,“个人主义”份额减少,利他主义色彩增多,互助、平等意识再现,自我抉择与社会共同体联系加强,“走向大世界”个人奋斗变成平凡人在劳动中实现价值。

  小说写到最后很容易让人觉得这社会主义价值观回归,甚至有人认为孙少安、孙少平新时期“社会主义新人”形象≡此我看法有所不同。小说对于社会主义经济生产方式和阶级政治从头到尾都解构,而谷衔庑┓矫孀龅没共还唬确剿敌吹匠鞘惺毙∷到枞宋镏诩绦泶铩跋衷谂┐铁饭碗打破,什么时候把城市铁饭碗也打破就好!”小说在这方面叙述立场确凿无疑,但,小说又希望对社会主义文化和价值观进行重新整合并有所保留,这就带来矛盾、含混、错位和分裂〓这些去革命化、去阶级化社会主义价值观,为给改革以后市场化出现问题提供想像性解决方案,你可以把它视为改良主义,或者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等等,总而言之,作者在想象种“善好资本主义”情景。这个从孙家兄弟故事最后合二为可以看得很清楚。孙少安发家之后曾经不知道怎么使用剩余,度跟着另个“冒尖户”胡永合投资电视台拍电视剧,当他跟弟弟见面说起此事时,孙少平劝说哥哥不要用买虚名,而要用为双水村做点实事,他给出榜样其实就想象中西方富人:“来自社会,到定时候,就有必要将部分再给予社会,哪怕无偿地奉献给社会;有些西方大富翁都具有这种认识,”“在外国,有些百万富翁或亿万富翁子女拒绝接受父母遗产,而靠自己劳动来度过生。”这个应该年代如《读者文摘》类刊物塑造起来对西方资本主义美好想象,作者用来作为孙家兄弟规划人生指南。孙少安也确实接受弟弟建议,放弃投资电视剧,而把用于建造已经破败不堪双水村小学,获得来自从政府官员到普通村民众口赞誉。

  可以说,《平凡世界》对于改革进程中奋斗故事,虽然讲述时候不断遇到困难和挑战,有时候甚至左支右绌,难以说圆,但,小说仍然提供系列解决问题方案。这些解决方式,与想像性“善好资本主义”相关,与即将登场“乡贤”、“乡绅”相关,与儒家道德以及乡村伦理相关……只与真正社会主义相距甚远。

  五、问答环节

  问题:请唐老师谈谈路遥和伤痕文学之间关系,反思文革那些伤痕文学。

  答:路夷《惊心动魄幕》放在伤痕文学或者反思文学里都可以,像刘心武《班主任》、卢新华《伤痕》为代表伤痕文学,都揭露“文革”给人们造成种种伤害。《惊心动魄幕》对“文革”造反批判很强烈,里面写到造反派绝大多数都为自己私利去整人、伤人,还打着革命旗帜。只有个年轻造反青年周小全有些不样,小说把他写成个其实受“极左”思潮蛊惑人,那他心灵当然也留下伤痕』过,这个小说跟般伤痕文学不大样地方,它不那种哭哭啼啼、诉苦方式,而带有种英雄主义、悲壮色彩。因为里面主要写被打倒县委书记,个非常正面、特别深沉、有当、有责任心老干部,宁可自投罗网被打死,也要避免派性斗争伤害到人民群众利益。这个小说特点。另外它对“文革”派性斗争某些表现也比同时期小说要复杂些。

  关于伤痕文学,建议大箍梢钥从詈晷篇文章叫《“伤痕文学”不社会主义文学思潮》,里面有很多新史料,“伤痕文学”这个命名都并来自中国人,而美国媒体总结出来概念。这也我们完全认同冷战那边意识形态和价值判断开端。时至今日,很有必要把过去很多思潮、现象放在个长时段和大视野当中进行重新考察和思考。

  问题二:《平凡世界》里大亚湾少平最后归宿,请问这个不也反映作者对现实种妥协?

  答:这个其实特别值得探究地方。不妥协要看你依据什么价值标准来评价∪方说孙少平最初在打零工、被雇佣劳动中看不到任何前途情况下,想方设法进煤矿,那按照受压迫就要反抗价值标准,他点儿也没有反抗自己被雇佣现实,也没有对千千万万跟他样揽工汉做点什么,当然算妥协。

  但,孙少平进大亚湾个国营煤矿,与年代以后部分煤矿被私有化,每块煤都带血那个情况还不太样,你看孙少平在煤矿因为不怕脏、不怕累拿到报酬很高,待遇不错,煤矿领导与工人、师傅与徒弟之间还保留着某些互助、友爱关系,所以路遥写孙少平进煤矿和最终愿意留在煤矿,带有对于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价值某种回眸、留恋,有这么些意味∮这个角度说,算不上对现实妥协。

  至于结合孙少平所处时代来看,利己主义渐成潮流,周围人都在忙于发家致富,追逐金,为个人或小家庭打算,他却坚信普通劳动者也有尊严,而褂芯褡非螅饧蛑逆时代潮流而动,不但不对现实妥协,简直对现实超越嘛。你看他本来有可资利用资源,如他恋人,还有他妹妹恋人,家里都高官,如果要依靠这样些关系话,很容易实现阶层跃升,但他能够拒绝那些诱惑,拒绝那些帮助,而要成为个自主人,个独立人。同时他又能突破自身狭隘,有更大关怀,比方说他希望继续深造,能够对中国煤矿开采技术有所贡献;他拒绝年轻美丽姑娘求爱,而回到煤矿与孤儿寡母待在起等等。这些都不能视为妥协吧。

  不过我想强调点就,路银孙少平赋予这些品质其实带有某种虚妄性,因为任何文化和价值观都无法脱离开产生它政治经济土壤,不可能边欢呼私有化,边集体主义、社会主义价值观还总高高飘扬。就像孙少平如果在年代以后私有化煤矿里,还能不能保留其理想性,还真不好说。

  问题三:路遥在写《人生》时候还带有定批判性,批判高加林那种鄙视农村想法,然后到《平凡世界》表现就侵指鋈酥饕,好像向往城市生活更明显些。这样不说明路医《平凡世界》思想倒退?

  答:那倒谈不上倒退。路遥在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之间,城市认同与农村认同之间直有矛盾。在《人生》中表现为方面认为高加林不想如父辈样世世代代生活在农村合理追求,方面又觉得生你养你土地和人民,想背叛就背叛你还有没有良心?所以在《人生》里面,路遥最后给高加林设计被迫回到乡土而且有所悔悟,但很多评论者兜,高加林还会再次离开,不会安于土地∧确有这样矛盾。

  而《平凡世界》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生》展开。有研究者说路遥把高加林分为二,变成孙少安留在农村,孙少平走向城市。我觉得有道理▲且,路遥在《平凡世界》中想通过观念力量进步弥合城乡之间鸿沟,比方说他把在农村孙家写得特别和睦,特别温暖,值得留恋,孙少平虽然去城市,连户口都迁走,但他还常回来,而乩此裁挥锌床黄鹋┐澹认同自己“农民儿子”。孙少平也不鄙视体力劳动,不像高加林定要从事文化人工作,在孙少平这里,知识文化与体力劳动平等,中间没有什么不可逾越鸿沟。

  所以我不觉得在这方面《平凡世界》个倒退。路夷问题不在这里,路夷问题在于如果仅仅依靠观念力量,否能够填平城乡之间差距?其实贫穷落后农村、艰巨繁重体力劳动……都要改变对象,而不要认同对象;而要改变这个,需要依靠恰好农村集体经济,当年集体化进程已经到物质力量在逐渐改变农村形态阶段,如在年代后期公社、生产队办企业开始大量出现,非赤农民变成农民工人;而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也在同期逐渐形成不仅包括下乡而且包括回城有效方式,应该说,社会主义新农村前景、城乡差距进步缩小完全有可能实现。只不过这进程被打断之后,又走遍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城沦为雇佣工人道路¢根到底,今天涉及仍然采用什么方式完成现代化问题,所以,与之相关选择资本主义还社会主义讨论并不没有意义。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为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

  (作者:唐利群。来源:人民食物主权按论坛。责任编辑:黄芩)




(责任编辑:旅文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