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得了丙肝到哪去治了:

文章由:昆仑在线 提供    发布时间:09-21 08:36  【字号:  】

贵阳得了丙肝到哪去治了

贵阳得了丙肝到哪去治了>

贵阳得了丙肝到哪去治了,贵州哪个医院治疗小三阳较好,贵州肝炎小三阳能治疗好吗,贵阳大三阳怎样治疗效果好,贵阳慢性大三阳该如何治疗,贵州治疗小三阳的价格

  非人妖魔化和异化徐 贲非人化从对人矮化、贱化开始,大卫?史密斯《非人:为何我们会贬低、奴役、灭绝他人》(下称《非人》)原题Less than Human,意思并不定“非人”或“不人”,而可能只次于“人”、比“人”不如、不足为“人”、低“人”等⊥“人”等极端才成为低级生物“动物”那种“非人”。只有在与动物对比中,人才成为高于动物高级生物,而在与贱人、下等人比较中,凸显上等人和高等人优越和特权∮物种上说,人对立面动物,而不矮化或贱化人。然而,具有道德和政治讽刺意味,人虽然驾驭、使唤,甚至虐待和杀害动物(当然也有把动物当作宠物),但文化和政治意义上歧视、压迫、仇恨、迫害却只能发生在人与人,而不人与动物之间,更确切说,发生在“人类”与被矮化、贱化,最后沦为“非人”那部分人之间。 概念与素材尽管英语中有“亚人类”(subhuman)说法,但这类说法却难以给史密斯非人化研究提供其所需分析概念。史密斯要讨论“去掉作为人特征”和在“战争和种族灭绝等残暴行径中发挥关键作用”那种非人化。 (,)这虽然比人们般所使用“非人化”概念要来得专门,但主要表现方式却相同。这些方式包括:话语贬损(用语言辱骂为猪、豺狼、魔鬼等等)、象征形象(用有形图像表现这类侮辱)、针对肉体行为(奴役、酷刑、折磨)。史密斯研究对象不包括个人与个人或地域之间非人化贬损、侮辱行为和言辞(如狐狸精、树倒猢狲散、蚍蜉撼树、螳臂当车),也不包括被非人化弱势人群报复性非人化想象(尽管他提到“将非人化人非人化”问题)(),例如把贪婪官吏和权贵比喻为吸血鬼、蚊子、蛀虫、蛇蝎、豺狼虎豹。史密斯用“人”(person)和“人类”(human)区分来讨论他所关注“亚人类”(包括“非人”)问题∏人化将部分人类当成亚人类,“认为某些存在只看起来像人,但起决定作用内在,却不人”。()例如,虽然犹太人处处看起来都和雅利安人样,但纳粹却视他们为“亚人类”∏人化在人头脑中将“亚人类”形象化为些引起人类本能恐惧、莫名厌恶,深险莫测动物。例如,纳粹就把犹太人看成寄生虫和细菌。又例如,“日本人也自认为人类生命中最高级人种,而他们敌人中,好点低级人种,差则亚人类。英美领导人被刻画成两个太阳穴生出角,长着尾巴、爪子和獠牙怪物。日本人将敌人称作魔鬼(oni)、妖怪(kichiku)、邪灵(akki和akuma)、怪物(kaibutsu)和‘长毛歪鼻野人’。美国人Mei-ri-ken—— 个译文为‘迷途之犬’双关语”。()非人化当然也有运用植物而非动物想象,例如,纳粹把犹太人比喻为色彩诱人但能令人毙命“毒蘑菇”(“文革”中“批毒草”与此类似),但更多利用动物想象。讨论非人化要解决不仅概念术语问题,而褂蟹椒问题。在今天世界里,非人化 种古老思维借尸还魂。为以个开阔视角来揭示“非人化冲动性质、历史和范围”,史密斯把生物学、文化和人类思维结构同时纳入他视野,“要抓住非人化本质和运作机制,必须兼顾以上三种要素。排除任何种只会让我们得到扭曲得令人绝望图景”。()非人化文化内容从历史素材中总结出来,历史证明,非人化总在某个自然等级上将部分人类往下挤压。世纪达尔文学术引起生物学革命,但并没有能把人类从顽固“伟大存在之链”(Great Chain of Being)观念中解放出来。这个伟大存在之链为人类提供“朴素生物学认知模型”,最终也提供“朴素社会学认知模型,因为它将人类世界分成为叫做‘种族’自然种类”。()这些种类并不平等,而优劣有别,高下分明,等级森严。这个从中世纪就开始支配人类(其实西方人)秩序观念:“完美而至高无上神,高坐在宇宙顶端,而无生命物质在最底端,中间则其他各种各样占据各种层次事物。……植物靠近底端,仅比自己生长泥土高出点;软体动物或蜗牛这种简单动物则比植物要稍微完善些,因此它们占据略高等级;哺乳动物还要再高些;而我们人类则仅次于天使特权阶级,离造物主仅有两步之遥”。()史密斯详细描述非人化概念在许多世纪中演变,素材非翅富,从亚里士多德、奥古斯丁、波伊提乌这些古代作者到中世纪、启蒙运动,再到当前∮这些“迄今为止尚未书写历史”中他提炼出个关键概念:本质。个生命物体什么,由它“本质”所决定,这种本质东西决定种生物在伟大存在之链中位置【质论支配着非人化想象:外貌看上去人类未必具有人类本质,仅仅有外貌而无本质“人”次等人或非人,他们不配享受人类待遇,他们只不过人类赝品。这种歧视性文化观念助长和支持对“非人”残害、暴力和杀戮〓 生物心理学和人思维结骨人化除文化内容,还有生物学和人类思维结构因素。史密斯从他自己专业角度来讨论这两个因素。他位哲学教授,也新英格兰认知科学和进化心理学院(New England Institute for Cognitive Science and Evolutionary Psychology)领导人。他学术兴趣主要在于人类行为生物学依据,而在《非人》中,他关心个重要问题便,生物进化论究竟能对我们认识非人化提供多大和什么样帮助≡此,他并没有得出个明确结论。方面,他并没有采取生物决定论观念,而强调,非人化并不由自然力量在人头脑里形成进化适应所决定▲另方面,他也不承认非人化种由人具体生存环境所构建文化观念。生物决定论种自然主义观念(人天生如此),而社会构建论则种环境影响和教育观念(人生存环境产物)。在对许多影响人类思想观念研究中(如美德、善和恶、美和丑、甚至“男子”、“女人”、“儿童”、人权),都存在着自然论和构建论对立和争论。史密斯在序言中对“构建主义”提出质疑,他认为构建太简单,不够深入,“非人化既非欧洲人特有,也非现代社会特有。它范围更广,时间跨度更宽,而且和人类经验深深地交织在起,远不止建构主义观点那样简单。为解非人化运作过程,单纯研究某个特定历史时期偶然现象远远不够。我们必须往更深处看”~,接下来他马上又说,“当然,非人化具体表现社会建构结果,因此在特定文化和历史时期,非人化也会留下特别印记”。()史密斯提出“生物学、文化和人类思维结构”三结合,努力要在生物决定论和社会构建论之外或之间另辟蹊径。在他非人化研究中,史密斯不想太靠近这两种对立观点中任何种,似乎为避免陷入到它们之间长期未决争论中去。这二者之间争论,正如生物学家保罗?胞利希(Paul Ehrlick,年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所说,就像争论长还宽对增加长方形面积作用更大样,难以有谁对谁不对结论~,在史密斯讨论中并不难察觉他生物进化心理解释倾向,那就,尽管人心理特征随着社会环境而变化(进化),但仍不能脱离人心理,这就好比块石材所做雕像,必然带有那石材特质。这种解释倾向应该说生物决定论。史密斯采取这理论策略,为寻找非人化在人类认知结构中具有普遍意义特征,非人化出现在历史不同时期和不同文化中,不时地特殊现象∏人化也不限于人类某些个体特别禀性和素质∏人化在任何历史时期任何种族或个体认知和思维中都可能发生。正如古罗马戏剧家泰伦斯(Publius Terentius Afer约公元前-),所说,“凡人类事情,对我都不陌生”。这样看待非人化种提醒,也种警策:如果你没有清晰自知之明,你也可能把别人非人化。史密斯让我们看到非人化实质和它严重危害∏人化不只在嘴上说说骂人话,也不只夸张比喻,而种有害思维方式和心理过程,种能切实引发人残酷行动歧视和偏见∏人化想法还会形成法律和习俗,把压迫、奴役和残害变成正当行为,蓄奴、种族灭绝、肉体酷刑等等都这样获得正当性。三 被搁置非人化问题虽然非人化现象在历史上和当今世界中司空见惯,但史密斯认为前人对非人化缺少系统理论研究,因此他要弄清非人化些根本认知和道德问题。他得出结论,非人化问题根子在人性,不在文化。为此他提供大量历史例证,叙述得生动有趣,使得这本书既包含丰富知识信息,又非常有可读性~,提供丰富知识信息并不史密斯唯目,他要在这些丰富材料上以心理进化论来建立种解释和认识非人化普遍理论∮心理进化来解释普遍、共同、恒久非人化现象,个不可避免问题,它越普遍,越强调非人化植根于普遍恒久人性和人心理机制之中,也就越需要广泛涉及不同种类,不同具体条件下非人化现象≡不同非人化现象,批判针对性不同。史密斯对自己批判目标规定,“本书中关注非人化牵涉战争、种族灭绝和其他形式大规末力”,并特别搁置女性“客体化”这种特殊非人化现象,他说,这个可以另外写本书议题。(-)虽然史密斯没有明说,但我们不难联想到另外些被搁置非人化现象议题。例如,我们所熟悉阶级斗争、各种政治帽子、人格贬损、流放、劳改和株连家属。史密斯在《非人》中提供非人化材料和例子几乎全都国对另国,个民族(种族)对另个民族(种族),种人(如美国白人)对另种外貌不同人(如黑奴)。这种非人化其实比较容易察觉,而那些发生在同国家和社会中,同个民族里,甚至同个党派内部非人化则要隐蔽多,也正因为隐蔽和伪装而变得更难以察觉。这样非人化才更需要特别受到关注。同国家和社会中,同个民族里,甚至同个党派内部非人化所造成危害并不低于国与国、民族与民族、种族与种族之间非人化。“文革”时发生严重非人化离我们并不遥远,那时候人们使用语言中充满激烈非人化词汇,构成极具摧残性语言暴力。这些坏词有将人妖魔化,把活生生人说成为非人异类,排斥到人类之外,剥夺他们人属性,使被虐者自觉低人等,施虐者没有负疚之感。例如,“彭蛇神”、“几只苍蝇嗡嗡叫”、“砸烂头”、“臭老九”、“黑五类”、“引蛇出洞”、“关牛棚”、“小爬虫”、“害人虫”、“走”、“洋奴”等等。有则用语言把人划分成“我们”和“敌人”。“敌人”(内战中双方互相称“匪”也如此)在意识形态上将人贱化为恶人、坏人甚至魔鬼⌒人被剥夺政治和公民权利、被非人对待、残酷折磨,甚至夺走生命(如林昭、张志新),乃名正言顺事情。制度性非人化利用“打倒”、“消灭”、“粉碎”、“斗垮”、“清算”、“揪出”、“打翻在地,踏上只脚”、“砸烂头”等等诋毁、攻击语言,来挑动仇恨和暴力。这些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阶级斗争词汇,数十年如日潜移默化,深入到人们下意识之中,构建他们敌我观念和亚人类想象。史密斯关心诸如战争、种族灭绝和其他形式大规末力极端状况,顾名思义,极端状况例外状态。与例外状态下非人化相比,常态状况(和平时期)下非人化就更加可怕。由于它虫化,它变得正当合理,自然如此,无可置疑。这种日常化非人化,它甚至无需把人当成动物、害虫,就可以使他们丧失做人尊严、自由、个体性和人权。如果人类平等,如果人类个整体,那么就不该些国家承认,而另些国家则不承认人都应有拥有普遍价值尊严、自由、个体性和人权,除非另外些国家里人理所当然地“低人等”。在这样国家里,人生命价值同样会被蔑视和践踏,在些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豪言壮语(准备打核战争,“不怕死两三亿人”或者“我们已经做好牺牲西安以东所有城市准备”)后面,往往就隐藏着最冷血非人化≥菅人命,把人生命看得轻如鸿毛、贱如蝼蚁,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不拿人当人,更非人化呢?这样理解非人化,关注这些非人化现象,那就不生物学或心理科学,而社会人文或政治人文。四 社会人文和政治人文非人化批判史密斯《非人》基本上从科学角度来讨论非人化问题,与以社会和政治文化非人化人文批判有所区别。史密斯所讨论非人化主要“妖魔化”,而人文批判则更重视可能并无明显妖魔化那种人“异化”。异化种比妖魔化更可怕非人化』妖魔化人们会愤怒、反弹和对抗,很少会加入对自己妖魔化;但异化人们却会由于被洗脑或麻木愚昧而参与外力和环境对他们心灵侵腐和人格扭曲,心樵傅匕幢湟标准来自我要求。将人想象或比喻成动物(或植物)并不总敌意或恶意,因此并不都妖魔化,雄鹰、骏马、青松等等都赞誉之词。马基雅维里在《君主论》劝导君主,要既做狮子也做狐狸,并没有将君主妖魔化意图,所以并不史密斯所关心那种非人化~,个为统治权力可以不择手段、无恶不作君主却政治人文意义上“异化”。这种统治者异化还会以其非道义暴戾统治而造成被统治者异化和非人化,使他们把自己当作低人等走、奴才和草民。人类学家蒙塔古(Ashley Montagu)、麦特森(Floyd Matson)在《人非人化》( The Dehumanization of Man, )中详细讨论人文意义上非人化(异化)∏人化种由于现代技术、消费主义、色情和暴力文艺、纵欲享受导致人堕落和变异,种严重侵蚀人精神疾病,这“种看不见失调,种精神伤害。它在最近时代里毫无抵抗地蹂躏人类,已经成为种流行疾病。……它既不立即致人于死命,也不造成可见伤害,但,它所造成毁灭已经超过切有记录瘟疫、饥荒和自然灾害,对文明社会破坏更无可计数。正因为如此,这种灵魂疾病可以称作为‘启示录第五骑士’,更简便些称呼便‘非人化’。”《圣经?启示录》描绘末日审判,“启示录”这个词因此用来指代世界末日,按“启示录”说法,分别有骑着白、红、黑、灰四匹马骑士,将瘟疫、战争、饥荒和死亡带给接受最终审判人类。届时天地万象失调,日月为之变色,随后便世界毁灭。“非人化”这个第五骑士带来便人性变异和堕落,它同样可能给人类带来可怕灾难和毁灭。 蒙塔古和麦特森强调,人旦患有“非人化综合症”,就会变成“活死人”(the living dead)。他们用阿伦特(Hannah Arendt)所讨论纳粹分子艾克曼为例来说明,人在特定政治生活环境中会被非人化为螺丝钉和机器人。正纳粹极权统治机器意识形态洗脑和组织控制,使得艾克曼成为个不能独立思考,没有道德判断,但却能高效作恶非人。 阿伦特在《极权主义起源》中分析极权统治非人化过程,也就她所说三步“杀人”法≮步“杀法权之人”,即剥夺人基本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摧毁人权利,杀死他这个法权之人,这全面宰制个人前提”≮二步“杀道德之人”,使被杀者“在历史上头次成不烈士”,无法用“良心来作抵抗”≮三步更可怕,它杀绝人个性思想和创造性,最终把人变成行尸走肉, “摧毁人个性就摧毁人自发性,摧毁人靠自己重新开始能力”。 他们在非人待遇下,既没有反抗能力,也没有反抗意愿。普里莫?莱维(Primo Levi)位经历过纳粹集中营磨难大屠杀幸存者,他在《灭顶与生还》中描绘死亡集中营里许多令人战栗非人化经历。集中营里犯人生活在非人化环境中,不仅被德国人看守当成畜生,而贡煌舴牢头不当人地虐待。这些囚犯牢头和“特遣队”员(他们负责焚烧和清理尸体),他们人性被极度扭曲,心樵傅爻晌鹿词同谋,“德国人早已被灌输理念:这些犹太人卑鄙生物,德国敌人,因此并不配拥有生命,最好应该强迫他们劳动,直至劳累而死~他们并不这样对待特遣队新队员——在定程度上,党卫军把他们看作自己同类,现在,和他们样非人禽畜,在强加同谋中,依靠罪行纽带,绑在同条船上”。甚至还有更严重自我非人化,“压迫越残酷,被压迫者就会表现出越广泛合作意愿。这其中有着无数微妙变化和动机:恐怖;意识形态诱惑;对胜利者奴态穆;短视地渴望任何形式权力,即使荒唐地有着时间和空间上局限;懦弱;还有,最后,精明算计,希望逃避强加命令和秩序。人们会同时带有种或多种动机,但无论如何,所有这些动机,都在形成灰色地带时候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极权统治下,同为受害者人们互相监视、揭发检举、落井下石,为讨好谄媚他貌同加害者。可怕非人化所造成这种“禽兽”行为(其实禽兽并不会有这样行为),也许可以用生物学来解释为动物求生自然本能,但更极端残酷非人环境对人扭曲和异化结果。即使在并非如此极端环境中,社会和政治制度也会对人有非人化影响÷国哲学家和人类学家蒙坦布鲁克(Axel Montenbruck)从政治人文主义角度指出,人由于对权威机械顺从而陷入盲目和麻木状态,这种非常可怕非人化。蒙坦布鲁克同样也运用心理学研究成果,如辛巴杜(Philip G. Zimbardo)和米尔格伦(Stanley Milgram),心理学实验。辛巴杜监狱模拟实验(称“斯坦福监狱实验”)发现,锁住人类自由,郴监狱那道有形高墙,而人本身对角色规范认定所带来心灵枷锁,这时候人已经被异化成为非人。米尔格伦“权威服从试验”则显示,在权威诱导下,普通个人在不受胁迫状态下也会自愿地进行伤害他人行为〖拉斯(Thomas Blass)在《电醒世界人》书中所指出,不加索地服从命令和作恶种非人化训练结果,对作恶者和整个社会严重侵害。他写道,“我们看到,并不需要有邪恶、乖戾之人,就能做出不道德和非人性之事。……米尔格伦发现让我们对社会压力下人可塑性变得更为敏感,让我们对个人道德观念有新看法。就在我们自以为可以凭借良知解决道德难题时候,米尔格伦服从试验极具戏剧性地告诉我们,在那些暗含着强大社会压力情境中,我们道德感可以多么轻易地被践踏在脚下。” 蒙坦布鲁克强调,尊严、自由、平等、公民权利和人权衡量个人完整性和人之为人尺度,任何对这些尺度侵犯和否定都严重非人化∏人化种制度性暴力侵犯,侵犯个人就“用不公正和不人道方法剥夺他自由”。压制公民自由,限制公民权利,侵犯人权,这些都不仅违反宪政法治原则,而且严重非人化行为。 盲目顺从权威非人化越严重地方,就越会出现对权威神化和崇拜。普通民众越低于人标准,权威人物就越超乎人常态,他们永远英明、伟大,绝对正确,不仅圣人,而且根本就神人。他们郴比喻为超人(另种非人)事物,如高山、大海、太阳、甘霖。这类想象和比喻都夸张其词崇拜、恭维和奉承,在个理性社会里会被当作笑话,但在个被宣传洗脑社会里,却会被欢欣鼓舞地接受。这两种社会中人形成对比,比较之下,究竟哪个社会人在理性和心智上更具有人特征或被非人化,应该不难判断。五 对非人化,我们能做什么?史密斯把“对非人化,我们能做什么”当作个重要问题。他在与已故美国哲学家罗蒂(Richard Rorty)思想对话中回答这个问题。史密斯认为,罗蒂年为国际特赦组织所作讲座文章《人权、理性和情感》少数直接探讨非人化问题及怎么办文章。罗蒂认为,理性哲学,光凭有知识,不足以保证人不做非人化事情。杰弗逊启蒙思想家,也《独立宣言》起草者,《独立宣言》里明白地写着“人人生而平等”,但杰弗逊却拥有黑人奴隶,个奴隶主。罗蒂认为可以用“情感教育”(sentimental education)来瓦解非人化,例如,比彻?斯托夫人《汤姆叔叔小屋》()就对民众起到这种情感教育作用,对解放黑奴发挥巨大作用。讲道理不如讲故事,这后现代主义者罗蒂贯主张,并不没有道理,但也有其局限。我们知道,要进行任何说服工作(包括说服人不要将他人非人化),都有三个因素≮言之成理,用理性,有逻辑;第二个说话人诚实恳挚,受人信赖;第三能动人以情,促人行动。亚里士多德在《修辞学》中将这三个因素分别称作为logos, ethos, pathos.逻辑说理理性论证主要力量,但单单依靠这种力量往往并不能起到预期说服效果▲且,人钞道理也未必有所行动。罗蒂认为,单纯逻辑说理枯燥无味,很难引起人们愿意被说服意愿,逻辑对于没有兴趣被说服人无能为力。他因此提出“背弃理论,转向叙述”说理主张。所谓叙述,就要让听众运用他们想象,这种诉诸于情感说理方式,通过说故来引导听众想象种具有普遍性,能够感同身受境遇。在这样说服中,反对非人化共识被创造出来,而不推理出来。罗蒂对说故事看法可以得到许多实际印证。例如,“文革”记忆正义观不仅理性,而且也动情,因为除理性判断,正义观还表现为“情不自禁”感动和同情。许多文革故事能唤起人们对非人遭遇、苦难、冤屈同情,因为它们本身就已经包含种正义非判断≡后世之人来说,这些文革故事他们解文革日常生活主要感性知识资源。这些故事对读者造成感动和震撼,对激发反思文革可以起到很大作用。年代电影《牧马人》中”饱受冤屈“右派分子”许灵均对与他相依为命秀芝说“活下去,像牲口样活下去”时候,观众感受到就种令人震颤非人化。杨显惠描写“右派”苦难《夹边沟记事》也具有同样动情效果。其中有这样个故事,年月兰州中医院右派高吉义被场部派往酒泉拉洋芋,装完货最后天,饿极右派们知道这个机会千载难逢,便煮熟麻袋洋芋,个人口气将斤洋芋统通吃光,“都吃得洋芋顶到嗓子眼上,在地上坐不住,靠墙坐也坐不住,弯腰嗓子眼里洋芋疙瘩就冒出来,冒出来还吃,站在院子里吃,吃不下去,还伸着脖子瞪着眼睛用力往下咽。”返回途中,名吴姓右派在颠簸下,活活胀死∵吉义也上吐下泻,和他住在起来自甘肃省建工局右派工程师牛天德整个晚上都在照顾着他≮二天,高吉义醒来,看见年近六旬牛天德竟然将他呕吐物和排泄物收集起来,在其中仔细地挑拣洋芋疙瘩吃!无需理论,这景象足以让读者看到人如何变成非人,并对它非正义充满愤慨。史密斯认为,故事根据目而叙述,因此说故事本身并不能解决非人化问题。只要故事讲得好,反对非人化和主张非人化故事都会有“情感教育”效果。因此,他提出,“为解决非人化问题,只有采取广泛科学手段,我目标便为此作出辩护,因为这唯可能成功手段。”()然而,关于非人化心理机制和生物进化知识虽然可能有助于减少非人化,但不可能消除非人化。这因为,任何种知识都可能正当使用或非正当使用。就算获得非人化进化心理科学知识,仍然有个如何运用这知识问题。这就像研究酷刑心理学,它可以用来避免不人道酷刑,也可以被用来“更有效”地设计和施行酷刑∏人化心理机制和生物进化知识也可能被用来对民众进行“更有效”洗脑宣传,蛊惑他们去仇恨和残害各种“异已族类”∮个科学家角度,史密斯所能希望,“为更有效地解决非人化问题,我们需要解其机制↓此之外别无其他可行选择”。()非人化固然有普遍人类心理和认知特征,但非人化具体构建和特征却又必定会打上特定制度烙印。人类要更好地和平共存,让每个人活得像人,有人权利,实现人价值,进行反对非人化教育必不可少。通过生物学和认知心理科学知识也好,讲述非人化残害故事也罢,再加上对人价值社会和政治人文教育,只要能有教育效果,都我们所需要。




(责任编辑:旅文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