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混合痔治疗方法:

文章由:昆仑在线 提供    发布时间:09-21 08:24  【字号:  】

长沙混合痔治疗方法

长沙混合痔治疗方法>

长沙混合痔治疗方法,长沙哪个医院可以看肛裂,长沙作胃镜要多少钱,长沙哪家医院有做不痛肛门镜,长沙检查大便出血挂什么科,治痔疮在长沙哪家医院

  苍羽连续几日都不曾出府,甚至连院子门都没出去过。

  每日她动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洗漱用早膳,然后就呆在屋子里看书作画,吃睡,睡吃。

  如此“规律”作息传到苍客松耳朵里,他才略放松点,冷声吩咐道:“继续看牢这逆子,不要让他出去再惹祸。”

  苍客松身边长随们抱拳称后,为首唐叔有些担忧:“国公爷,现在满京城都在传定国殿下属意二公子当驸马,今早已经有四五拨人来打探消息。”

  苍客松闻言,保养得宜脸瞬间阴沉下来,他忍不住拍案而起:“看这个逆子做蠢事!”

  唐叔端上茶水,低声劝慰:“国公爷不要恼,二公子年幼无知,属下已经把那些人都打发走,如今咱们不想想应对之法?”

  苍客松揉着紧拧眉心,却并不说话:“……。”

  自然,同样消息也传遍苍国公府。

  苍羽直缩在她小院子里不出来,外头人也知道国公爷派人盯着院子动静,不敢自讨没趣。

  但,她这日决定去花园走走,就有麻烦找上来。

  苍府内湖虽然不如云宫行宫那样景致精妙,但也算得上风景宜人,碧水幽幽, 清风徐来,时时可见鹭鸶觅食。

  苍羽正领着名月在湖边吹风散步,就见着道高大人影领着群家丁浩浩荡荡地朝着她走过来。

  “哟,这谁啊,这不咱们英雄救美,得定国殿下芳心未来驸马爷吗?”苍定风阴阳怪气地看着苍羽道。

  苍羽自然早已预料到京城里会传遍自己诗主驸马消息,并不惊讶。

  “我说谁,原来世子爷啊,你不忙着去哄你绾绾郡主开心,怎么今日有空出来闲逛,还……你又被她赶出王府?”苍羽唰地声甩开手上扇子,笑嘻嘻地问。

  唐绾绾恨自己这个苍家二公子害她被定国公主当街鞭打,丢大脸,所以迁怒于身为苍家大公子苍定风,几次把来探病未婚夫赶出王府,早已传遍京城门阀贵族之间,成个笑话。

  苍定风果然脸色变,眉目阴沉地瞪着她:“你还敢提绾绾!”

  苍羽脸诧异:“哎?我为什么不敢,满京城人都知道事儿。”

  “你!”苍定风气得狠,举起拳头就朝苍羽捶狠狠地过去。

  她怎么可能让苍定风得逞,直接扇子合抬,就轻松驾住苍定风手腕。

  “啧,世子爷,你还这么不自量力。”苍羽轻蔑地嗤笑。

  “明明打不过,还要冲过来自讨没趣,你想尝尝这湖水味道,好洗洗你那脑子吗?”

  苍定风在自己手下面前不但打不着这个比自己矮个头少年,还要听着苍羽威胁要把自己扔进湖里,顿时脸色阵青,阵白。

  他恶狠狠地瞪着苍羽:“你这个该死混蛋,为什么那时候在街上,穆王没有把你活活射死!”

  害得他在绾绾面前夸口,说定会让苍羽倒大霉,以解绾绾心头恨,结果又在绾绾面前丢脸。

  苍羽其实猜测得真没错,苍定风又被唐绾绾赶出宁王府,不,应该连宁王府门都没进去。

  苍羽冷笑:“你费尽心思利用穆王对付我,我不但没有死,还被选为驸马,你很遗憾吧?”

  苍定风咬牙怒道:“你别得意,这次不成,还有下次,我看你有几条命!”

  她忽然挑眉,拔高声音,脸不可置信地道:“大哥,你这在所有人面前承认你为讨唐绾绾欢心,所以挑拨穆王来对杀我吗,你我虽然不母同胞,但都父亲所出,为何要戕害手足?”

  苍定风虽然容易冲动,但苍羽这么说话,他立刻意识到什么不对劲。

  苍羽什么时候这样做作地叫过他大哥。

  他蓦然回头,果然看见道熟悉人影正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

  “唐……唐叔?”苍定风看着来人正脸震惊地看着自己,顿时惊下。

  唐叔父亲心腹之,如今竟然听到他亲口承认不该承认事。

  母亲也早已警告过他,这节骨眼上,苍羽可以死在外人手里,但他绝对不可以对苍羽动手,父亲更不会准许家中有兄弟阋墙事情出现。

  “唐叔,你不要听这小子胡说八道,我……我没有!”苍定风立刻尴尬地收手,涨红脸想要辩解。

  他正琢磨着怎么让唐叔不要把这事儿告诉苍客松,道冷肃声音在唐叔身后响起:“你没有什么?!”

  苍定风见来人,张脸顿时从红色变成惨白,他嚅嗫着唇:“父……父亲。”

  唐叔身后,转出个同样高大中年人影,锦衣玉带,面色肃穆,不竖公府主人苍客松又谁。

  苍定风带着群小厮们都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苍定风自小天不怕地不怕,却深畏自己父亲威仪:“我……父亲……我只时气愤,被苍羽用话诱着进陷阱,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他脑中急转,拼命地解释,找借口试图把脏水泼回苍羽头上。

  苍羽看着,心中暗自冷笑,这位世子爷果然从小被宠爱大,连撒谎都不会,句话漏洞百出。

  果然,苍定风不说话还好,他说话,苍客松脸色更阴沉。

  “你母亲把你教得真好,不顾家族利益,戕害兄弟事情,你都做得出来!”

  “父亲!我……我只想要为绾绾出口气,这和母亲没有关系!”苍定风忍不住道。

  这等于又变相再承认次他干好事,还为个女人做出这种不顾家族利益。

  苍羽暗自冷笑,面上却做出伤怀样子:“大哥,你要当世子,也就当,你要我与绾绾郡主解除婚约,我也答应你不会纠缠绾绾郡主,把她让给你,如今我都要尚公主,你又何必而再再而三想取我性命。”

  “你……!”苍定风到底不算蠢,对苍羽这火上浇油行为,气得他浑身颤抖,又想冲过去打她。

  苍客松见状,勃然大怒:“逆子,来人,把他给我拖下去,家法伺候,鞭五十!关入祖宗祠堂,不得探视!”

  “父亲?!”苍定风瞬间懵逼,不敢相信地看向苍客松,他天之骄子,从小都备受爱护,哪里受过如此狠辣处罚。

  五十鞭?家中家法鞭用藤条所制,五十鞭下去,皮开肉绽,足够要他脱层皮,去半条命!

  他立刻朝着身边贴身小厮挤眼,庆明会意,立刻偷偷后退,趁着人不注意,赶紧去给萧二娘报信,好求救。




(责任编辑:旅文欣)